html模版【上海電影節】排片很辛苦 字幕很緊張 帶你認識一下電影節的幕後英雄們
而第一屆上影節時,王佳彥就是市場部的負責人。受當時的市場條件限制,上影節的交易市場並不是在如今可搭建展館約10000平方米的上海展覽中心,而是在上海影城5樓的幾間會議室裡搭起展臺的。 當時參加的電影公司比較少,國內的有珠影、北影、上影、八一、長影、峨眉等,國外隻有一傢公司參加。沒有那麼多的人來,也沒有那麼大的場地,但是有瞭這麼一個市場,電影節的雛形就有瞭。

1993年王佳彥與旅美華裔影人盧燕在上海影城搭建的交易市場展臺前合影


展映方面,1993年首屆上海電影節時,有8傢影院11塊銀幕參與瞭展映。 當時參展影片本身也就不多,一百多部吧,場次也不多,翻譯都是同聲翻譯,就是找懂英文的在那念,銀幕中角色說一句,翻譯就說一句。後來是時任上海電影局副局長的張元民想出打字幕的方法,先打印好字幕,然後同步到字幕器上。 老王回憶,當時的電影票還需要手寫片名。

雖然市場不大、展映片不多,但第一屆上影節的國際評委陣容夢幻,評委會主席是謝晉,評委成員有日本導演大島渚,中國香港導演徐克,美國導演奧立弗 斯通,那年獲得首屆金爵獎最佳影片的是臺灣電影《無言的山丘》。舉辦第二屆時,上海電影節就已經被國際制片人協會評為A類電影節瞭。

王佳彥和徐克,他們身後是第一屆上影節評委會主席謝晉。


參與過市場部工作的老王,此後又在上影節活動辦、新聞部、影展部等部門服務過,幾乎是輪轉瞭所有崗位和部門。2006年,上影集團改制,王佳彥提前退休,卸任上海影城副總經理一職,但他依然每年為電影節排片。

上影節的展映影片一般可以分為五大類型,一是上一屆電影節舉辦之後出現的新片,其中包括選擇在上影節舉行世界首映的影片;二是在其他國際電影節上拿到提名或者獎項的影評,比如美國奧斯卡獎、柏林金熊獎、戛納金棕櫚獎等;三是國際知名導演和演員的電影;四是在世界電影史上有影響力的作品,例如往年的費德裡科 費裡尼、英格瑪 伯格曼、阿爾弗雷德 希區柯克和今年的法斯賓德展映單元,以及從2012年開設的熱門老電影4K修復單元(今年的黑澤明4K修復版《七武士》就一票難求);五是各個國傢電影周放映的本國影片,比如今年的 一帶一路 專題展。

如何把這五大類上千部電影合理安排在9天時間裡(今年展映時間首次延長為十天)於四十多傢影院的五十多塊銀幕上放映,就是老王的工作瞭。

最初影片數量少的時候,老王是手動排片的。在膠片年代,受拷貝數量限制,排片首先要確保的就是不能多傢影院同時放映一部電影, 因為就一個拷貝。這傢影院放完瞭,才能送去另外的影院。不可能說上一場放完瞭下一場就放。 現在,盡管數字電影已經打破瞭這種限制,但老王還是保留瞭當時的排片習慣。 這樣排的好處就是給影迷提供瞭一個機會,我禮拜一沒空瞭,可以禮拜三看。

而不沖突還僅僅是排片要考慮的因素之一。老王介紹, 比如我們市中心的白領很多,放武打打鬥片,他們不一定喜歡。你在郊縣MATCH擴大機或者比較遠的地方放一些法國的溫情回憶片,他們也不一定喜歡。像大師回顧的影片就必須放到市中心的影城。

另外我們也是有尺度的 ,老王向界面娛樂展示瞭他的排片表, 你看這個紅顏色的,我們就是放夜場,這是我之前審片時自己做的記號,我就知道這部電影一些鏡頭少兒不宜,放在白天如果有傢長帶著孩子去看就不好瞭。另外血腥、暴力、恐怖的,我也都盡量排到晚上。

我每天不是最後一個離開,但我必是第一個來。清晨靜靜的有利於工作,面對墻上45傢影院53塊銀幕,我的任務就是讓五百多部中外電影合理的排在每一個時間點,電影節就指望它瞭。責任重於泰山,老夫不敢怠慢,此時唯我最大,過後角落一邊。 本屆上影節開幕之前,老王曾發過這樣一條微博。

老王笑言自己是 世界排片第一人 ,因為沒有哪個國傢的電影節有這麼多影院參與展映,也沒有這麼多需要通盤考慮要的排片因素。盡管上海電影節每一年都在進步,變得更加成熟,但排片這麼多年的老王,還是遇到過幾次驚心動魄的突發事件。比如,有的國傢寄來的是辦公文件,裡面不是電影拷貝全都是表格,還有的國傢寄來的拷貝並不是要在上影節展映的電影,諸如此類。

老王回憶裡 被圍攻 經歷發生在2004年上影節,由於片方、發行方等各方面的問題,章子怡主演的電影《茉莉花開》的拷貝直到原定的展映時間還是沒有到,無奈之下影院隻能臨時放映一部美國電影,但《茉莉花開》已經賣出影票1188張,看不到電影的觀眾毫不買賬。 當時我是上海影城的副總,分管業務,又是影展部的負責人,沖在第一線的,我就把觀眾請到會議室,說你們不要吵瞭,現在影城裡隨便哪部影片,你們都可以去看。你們的票子我給你們簽上我的名字,以後《茉莉花開》公映的時候你們可以拿著這張票子來看,大傢就這麼同意瞭。其實等我退休瞭,《茉莉花開》也沒放。

對於這種不是自己工作的失誤,老王的態度是, 不要解釋,遇到就是倒黴。 他每年都要和影城的人再三提醒,一定要避免放映事故, 有的人說我安排瞭500場,就錯瞭十場,失誤率其實微乎其微。但是對買到這場電影的觀眾來說,那就是百分之百。

就是為瞭每一位觀眾的百分之百,老王在排片這件事上,始終堅持盡善盡美,但他也說, 回頭想想,如果再給我一天,我可以排得更好。這就跟考試一樣,總是感覺還差一天。 這是老王多年來一個人的 戰鬥 ,而這份工作也讓老王成瞭 上影節期間限定網紅 ,他的微博賬號 四眼老王 總被各路網友@反映放映事故或要求增加排片場次。

界面娛樂采訪老王當天,他剛剛完成排片工作, 昨天排片結束瞭,從今天開始我就要關註我們的售票系統,售票情況怎麼樣。有的影片票賣光瞭,是不是要加場,有的影片票賣不動,那我們是不是要換一部,我每天要做這樣的事情。

字幕組 看電影的人裡我們最緊張

上海國際電影節,除瞭有老王這樣從第一屆就開始參與的 老人 為之服務,也有源源不斷的新人加入進來。大學生志願者就是 新人 的重要組成部分。

每年志願者的招募從5月開始,招募渠道包括橫幅、海報、宣講會等,之後會有志願者的面試環節。在確認錄取之後,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組委會也會組織培訓大會,並發放培訓手冊,且在明確具體任務後再次培訓。上海大學外國語學院的王逸飛馬上就要畢業瞭,這是她做上影節志願者的第二年,她在上影節的外賓接待辦公室工作,主要工作是收集學校志願者的檔期並且給他們排班。據王逸飛介紹,今年接待組報名的同學有260人左右,經過英語水平、時間檔期等多緯度的篩選之後,最終留下瞭130人左右。

每年上影節期間接待嘉賓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他們從世界各地趕來,有的嘉賓的抵滬航班在凌晨,志願者就會提前一天住在浦東機場附近的賓館,以求準時接到他們。接待處的志願者能經常接到明星級的嘉賓,或者有機會跟隨嘉賓進入開閉幕式,有可能見到自己喜歡的明星,但這份工作福利背後是更大的辛苦,畢竟如何在不冒犯粉絲的前提下保護好嘉賓的安全,順利護送他到酒店或者活動地對於專業人員來說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今年是上海電影節25周年,還有新增的 一帶一路 展映單元,接待外賓的工作量無疑更大瞭。

要說起比見明星更讓影迷羨慕的志願者福利是什麼呢?肯定就是看電影瞭。字幕組的志願者就是專職看電影的,但他們的工作沒有聽起來輕松。

每年的電影節,不論是北京還是上海,影迷們首先要關心當然是能不能買到心儀的電影票,但能買到票僅僅是萬裡長征第一步,接下來不僅還有取票、轉場等環節,即使是一切順利,坐進瞭電影院,同樣還有需要擔心的問題,那便是字幕的翻譯質量和現場字幕員的臨場反應。

國內的電影節展映單元,目前普遍都是采用在屏幕前架設字幕機,同時後臺有現場字幕工作人員手工同步字幕的方法,來實現國外電影在電影節的展映。這一方法不僅要求字幕同步人員對電影劇情爛熟於心,同時也要有較強的心理素質和臨場反應,但由於人工操作的不確定性,無論如何與影片內嵌字幕相比,還是存在比較明顯的差距。

今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上影節組委會也率先在參加展映的8傢影院9個影廳,實現一百多部熱門影片字幕的同步播放工作。由於實現字幕同步需要大概三天的工作時間,鑒於不少展映影片的拷貝素材抵達時間太晚,所以無法將所有五百多部展映片都運用上這項技術。因此本屆的上影節電影展映,依然會有將近四分之三的影片,是依靠傳統的現場字幕機和字幕人員操作來實現字幕播DSP擴大機放。

就在6月11日上影節開票當天,界面娛樂記者探訪瞭上影節組委會所在地藝海大廈,當天有不少本屆電影節志願者前往報道和接受培訓,記者也跟隨瞭幾位負責字幕工作的志願者,一道學習瞭電影展映中字幕播放的操作流程。不大的房間裡,除瞭播放電影的投影大屏幕,剩下的設備就隻有一臺電腦和字幕機而已,通過專用的數據線將字幕機與電腦連接,剩下的工作就需要依靠字幕員來進行瞭。

在電腦上打開專門用於字幕機播放字幕的軟件,當場需要播放的字幕需要提前錄入,這些字幕的來源則是字幕組的翻譯人員。點擊字幕播放軟件上的開始,敲擊鍵盤上的回車鍵,一句句字幕便會開始出現在字幕機上,也是從這一刻開始,接下來的的工作完全需要依靠字幕員的個人臨場反應來完成。字幕的播放與電影的播放是完全同步的,在劇情展開之前,片頭的一系列信息同樣需要依靠字幕來呈現,現場兩位字幕員為一組來播放字幕,以保證全程字幕員都有足夠的專註力從而避免失誤。

當然最大的挑戰還是電影人物出場之後,大量臺詞字幕的播放,這既需要現在的字幕員對劇情和人物臺詞足夠熟悉,到達瞭然於胸的程度,同時也考驗著字幕員的臨場反應和心理素質,字幕能夠跟上劇情隻是基本要求,更重要的是字幕出現的節奏也需要足夠精確,從而確保現場觀眾能夠有良好的觀影體驗。在現場學習字幕播放時,大屏幕上放出瞭昆汀的代表作《低俗小說》,而幾位同學和記者本人親自操作時,都或多或少的出現瞭字幕跟不上人物對白,或者對於劇情不熟悉導致字幕播放太早的情況。

現場教學的工作人員表示,軟件操作其實很簡單,但在正式上崗之前,每個人最重要的是熟悉自己播放的影片,需要反復的去看電影,盡可能的熟悉劇情和臺詞,才能保證現場操作不失誤。英語對白的電影可能對於大多數志願者來說還不在話下,但展映電影有不少是非英語影片,其中一部分有英語硬字幕的還好,最困難的則是非英語片不帶英語字幕,這就需要字幕員提前做好充分準備,否則一旦失誤即使想糾正都無能為力瞭。

對於這些新加入的志願者來說,他們之後要面對的是真正在上百人的影廳裡播放字幕,挑剔的影迷是不會接受忽快忽慢的字幕出現的,壓力可想而知。幾位同學也紛紛表示雖然比自己預想的還要難一些,所以心裡難免緊張,但在接下來的一周內,會盡最大努力去練習以保證現場的表現,為到場觀眾帶去最好的觀影體驗。

相比還需要接受培車用擴大機價錢訓的新志願者,今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依然有不少 老同志 活躍在志願者的第一線,一位參與瞭多屆上影節字幕播放的 老志願者 也接受瞭界面娛樂的采訪。如果你現在去新浪微博,搜索《暗殺教室》和生日快樂的關鍵詞,就能看到不少去年6日17的微博,都會提到當天在上海大光明影城展映的《暗殺教室》出片尾字幕時,字幕機上打出瞭 二宮和也 生日快樂 的字幕,現場一片沸騰,讓不少二宮和也的粉絲感動不已。

這一貼心之舉,正是這位 老志願者 與他當時搭檔的神來之筆: 電影《暗殺教室》這部電影放映前20分鐘的時候,我的搭檔發現二宮和也生日正好是這一天生日,我們打算在電影結束的時候上一個生日賀詞祝福一下。然後全場就沸騰瞭,很多閃光燈啊什麼的,還挺震撼的。 除瞭這樣的彩蛋之外,他還提到在有些深夜場電影,他們還會溫馨提示,讓影迷回去的時候路上小心,同時也會預報天氣情況。

當然,除瞭給影迷和粉絲驚喜, 老志願者 也給現場影迷帶去過驚嚇,在一場法國電影的放映過程中,他沒有提前準備,到瞭現場才發現電影並沒有英語字幕可以參照,結果在字幕播放過程中,一句錯則句句錯,最終影片放完,字幕也沒能回到正軌。那正好是他第一次現場擔當字幕員,同時也是他唯一一次發生那樣的失誤。

影迷們最關心的是買票和觀影,字幕當然也是觀影體驗重要的部分,買不到票他們會罵,字幕播的不好他們也會罵,但這些體驗背後始終還是有一個個真實的個體在為之付出著努力,但生而為人不可能滴水不漏,所以當字幕出現些許錯漏時,想想背後那些字幕背後的人的付出,不論是翻譯或者字幕員,都值得得到所有人的尊重而不是謾罵,這僅僅是一場電影,僅此而已。當最後所有字幕走完,字幕機上會出現兩個名字,那便是現場的兩位字幕員,如果你能看到,也請為他們鼓鼓掌吧。

更多專業報道,請點擊下載 界面新聞 APP

0徐菲界面高級編輯八卦是第CROSSFIRE擴大機一生產力

關註作者取消關註 私信四聲道擴大機推薦

彭鄭子巖界面實習記者

關註作者取消關註 私信

張亞婷界面記者

關註作者取消關註 私信

相關文章【夜觀星象】Baby工作室澄清2.2億片酬謠言...05/29 23:48

【夜觀星象】菅田將暉成田凌成為日本最美 馮小剛...05/24 00:34

劇訊│《尋人大師》白一驄首觸社會熱點 斑馬影...06/15 09:00

表情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發佈

評論(3)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日常生活

ttgda5jh3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